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文化旅游 > 旅游线路
说完霭里的油菜花 该说说这个故事了
编辑日期:2016-4-12    编辑:管理员    阅读次数:次    [ 关 闭 ]

    来到烟墩镇小格里,是因为缅怀一段诗旅的岁月,山谷静谥,唤起人们对亘古不断的色彩的想象。

    和风是有的,但不是从江上吹来的,细雨是有的,但不是天河移来的。林间正静,眼底只有涌脉的暖气,遥远的记忆。

    想起了晚唐诗人罗隐,望断天涯路,那儿想必也有荧荧灯光,微微暖气,想送去一缕和风,诗人想必会还我们一丝细雨。让我们远远离开历史的感知,然后在情境中慢慢接近相识相知。或者,告诉轻拂的微风吧,轻轻地梦剪断,林间小径尽头还有很多含苞待放的眼睛。

    罗隐、余杭人。唐末著名诗人,生于公元833年,正是晚唐从衰败全面滑向崩溃的时代。因十次走进科场而十次不第,十次不第带来人生十次沉重打击,从而对仕途万念俱灰,遂改名罗横为罗隐。加上晚唐藩镇割据,社会动荡,官场腐败,苛政猛于饿虎,民不聊生。公元878年,黄巢统率十余万大军,高举义旗,一时袅雄四起,天下大乱。为避战乱,罗隐巅沛流离,如落魄的孤儿,来到南陵寻访诗人张乔。

    其实南陵可以说是罗隐的第二个故乡,因他父亲曾在南陵任过梅根冶炼官。但没想到张乔几年前已去石台与杜荀鹤聚会去了。于是,罗隐去了石台,在一座“上七下八”的“高岭”下寻着了正在那隐居的杜荀鹤,方知,张乔已经去逝多时了。此后,罗隐就一直在皖南的一个叫梅根浦的地方隐居下来。

    至于当年的梅根浦是否就是今天的小格里还有待考证,但罗隐当年隐居的小格里,在罗隐身后一直被称作“罗冲”,则是不容置疑的。

    其实,早在盛唐时期,小格里就迎来一位伟大诗人,他就是李白。不过,那时氤氲在大唐气象中的小格里,留给诗仙的是游历皖南的美好回忆。

    但当罗隐来到小格里时,七十年的风雨飘摇人生,七十年的烽烟流离,七十年的希望如阳光下的晨珠般的破灭,从江南到塞外,从东海之滨来天府之国,诗人的一颗破碎了的心又何时得到过片刻安宁?然而,在小格里,春天可采茶,夏天可锄菊,秋天可摘果,冬天可捧雪。白天闲看一岚峰,去云深处纵酒放吟,夜晚可撑一竿露,去五连池泛波采月。小格里的山,小格里的水,小格里的风,小格里的云,无不象滴滴甘露,滋润了他久旱干涸的心田。

    自然,在声音里叫做天籁,在我们的内心叫做话语,那是一种明亮的温馨和甜蜜的话语,是岁月中凝望起来的厚重的谚语。朴实厚道又心怀宽广,它给情意绵绵的大地带来了许多将要萌芽的故事,期待已久的季节因此丰富多彩而又意味深长。

    尤其是这里的民俗民风民情,更是深深地感动了他,使他找到了家的温暖,家的归属。罗隐的诗几乎是喻讽时世的,然而,在小格里,他写下许多流传千古赞美山水闲适的诗章。

   “江东日暧花又开,江东行客思悠哉。”

   “一船明月一竿竹,家住五湖归去来。”

    古代诗词的意境不断在人们的眼前展开,阅读昨日时间的背景,倾听脚下土地的颤响,品茗未来峰峦万象。天光赐笔,把自己书写成自己的道路。无数个悠悠古梦远去,眼前顿然亮丽起来的天地,猛然间让人们聆听了诗旅小格里中的千年一叹。

    罗隐在小格里隐居民整整七年,公元907年,朱温称帝,建后梁,唐亡。公元909年,罗隐长眠于小格里。如今,当我们面对那一段历史时,岁月已流淌了一千一百多年了。

    一千一百年的岁月宛如一条流淌不息的小河,抹平了记忆里的一切枝枝桠桠,却抹不平记忆深处的思念,尽管诗人已远离我们一千一百年了,但岁月还在流淌,小格里的水仍是碧的,山仍是绿的,天仍是蓝的,聚成了沉甸甸的文化,丰富着人们的心灵和生命,引领人们走进小格里,去鉴赏罗隐那些曾让毛泽东主席圈点的88题90首诗,去回味什么是小格里的魅力。

(王翔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