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: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:首页 > 电子杂志 > 春谷风韵
生花妙笔讴名湖
刘西霖
编辑日期:2016-1-3    编辑:管理员    阅读次数:次    [ 关 闭 ]

    “杨家有女初长成,养在深闺人未识,天生丽质难自弃。”一赋展现名姝色,借长恨歌这三句诗,引出奎湖的话题。奎湖成湖五百多年来,真如养在深闺的名姝。除了当地的文人学士游湖吟湖,农夫渔叟灌于湖、罟于湖,极少有人向外界推荐,更少有新闻媒体的宣传。以致名湖冷落,如深闺名姝无人识一般。

    生在奎湖长在奎湖的我,弱冠之年离开了奎湖,对奎湖的美所知甚少。少小离家老大回,离家五十多年了,家乡没有忘记我,邀请我参加了《奎湖赋》座谈会。欣读《奎湖赋》,兴奋激动不已,我读之又读。

    《奎湖赋》是晚清诗人强立所作,作者家住奎湖之滨,与奎湖日夕亲近。他用诗与散文结合的文体,以铺叙与歌咏兼用的手法,把一个绚丽多彩的奎湖秀姿风貌展现出来,使人百读不厌而神往奎湖。《奎湖赋》真不失为赋中精品。

    作者如一位高明的摄影师,精确地选准焦距,把奎湖的近景、中景和远景,摄于画卷之中,反映了名湖的精神风貌。他以气势神韵为赋之纲,遐想情趣为赋之目,加之行文流畅、赋词藻丽,自然达到纲举目张,亦如行云流水、引人入胜了。

    “九曲缭绕,万转纷迷”、“六段苍茫,也算山川之胜地;七墩罗列,宛同星斗之联珠。”寥寥数语,把奎湖宏大气势和优美的形态,展现出来。奎湖位于芜南平原,南陵东北的边陲,处于漳河与青弋江支流上潮河之间。南陵地势自西南向东北倾斜,奎湖地势低洼,林都圩内水网交叉,溪河密布,水均汇集奎湖,由此入漳河而下江。明宣德年间(公元1426-1435)沿湖人民治水围湖,兴筑六段(坝埂),以控制水白白流逝而山洪又入湖泛滥成灾的状况。千年逝水,成了泱泱大湖。奎湖成了汲者、灌者、罟者、钓者毕集之地,桑麻被野、稻麦压垅、鱼蟹满湖之区。奎湖水源丰富,气势宏大,清诗人秦仁管在《奎湖》五言古诗中为“九曲缭绕,万转纷迷”作了诠注:“居傍奎湖水,能习湖上路。巨漫环百里,支流不知数,或曰九十九,曲折湖中注。”

    鸟瞰奎湖,七墩分布在碧波清流之中,煞似碧宇奎星(北斗星),因以名湖。湖畔孟家庄秦姓人家,相应建造文昌阁,于明月之夜,登阁览湖,观七墩而望北斗,天光水色,渔火映空,别有盎然情趣。

    “水明金镜,波澈琉璃。浅深云映,上下天齐。风牵藻动,岸拂花低。鱼游鳞于桥北,鸥戏翼于莲西。雨霁风微,十里之芰荷馥馥。平湖秋老,三蒿则菰叶萋萋。”这是一段精彩的美丽奎湖素描诗。

    “点染风光,隐逸休夸太白,绘图烟景,游优不让范蠡。”而作者湖上送目,西望巍峨的浮山,想到了古代仙人浮邱公率徒王子乔在浮山浮邱洞中修炼丹的故事。睹景生情,挥毫书出:“崇岗峻岭,洞口栖乌”,寥寥八字,和崔颢的: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”的名句,有异曲同工之妙,抒发了作者的白云苍狗,过眼烟云,人去洞空的感慨。

    以超凡的才华,娴熟地运用了赋的特点,把奎湖写成了一首美丽的散文诗。最后还用一首七言结束全文,这正如古人评点滕王阁序所说:“序词藻丽,诗意淡远,非是诗不能称是序。”《奎湖赋》词藻意赅,短篇情深,绘声绘色,流光溢彩,我认为非诗结尾,也不能尽作者爱家乡赞奎湖的赤子情深。